第七十四章:你笑我吧(1/2)

刘玉仙显然没料到徐樱居然敢打她,愣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。

反应过来就横了,叫喊着:“你们算计我男人还想我给你们道歉,没门儿!”就往起爬。

结果喊完她也没能站起来,徐樱一手按着她的肩膀,就把她按在原地动不了。

她是实在个头儿太小,否则真恨不得一脚踩在她肩膀上。

见过蠢人,就没见过这么蠢的!

“刘玉仙,你能不能动动脑子?刚刚你骂我娘,我就想揍你,可我娘不许,她想让你看清楚赵文星是个啥人,也让你明白你到底是上了啥当。否则你以为你还能到现在都没挨打?”

徐樱声音冷下去,威胁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。

刘玉仙让她这出乎寻常的力气吓到了,现在听到她说话,更觉得慌,下意识辩驳着:“我,我……”

“你什么你?你是不是到现在都没搞清楚赵文星到底把你当啥?他就是把你当成个用一张假结婚证搞来的仕途踏板、生育机器、结婚奴隶!他这头骗着你给他搞工作,伺候他,那头就去骗别的小姑娘还让人家爹给他升官发财!你以为他今天真带你来买表的?哼,你现在看看你自己兜里是什么?”她说着略微松开手。

刘玉仙终于喘过来气,本能的伸手哆哆嗦嗦朝裤兜里摸进去,顿时脸色惨白。

这时候涌上去揍赵文星的人已经让拦住了,热闹也稍微平息下来,却又突然响起另一个声音,是刚刚卖表的售货员在惊呼:“诶,这咋少了块儿表啊?!”

刘玉仙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,这回人是彻底傻了。

看着她那样儿,纪茹芳同情的摇了摇头,示意徐樱暂时放开了她。

纪茹芳跟刘玉仙其实曾经也是很好的小姐妹,她自己让赵文星害过,又发现徐樱身后那一直直勾勾盯着赵文星的小姑娘,加上这些年她隐隐约约听到的一些他的消息,就猜到他带刘玉仙出来怕是没啥好心思,很有可能就是在想办法甩她!

咋甩?

他不可能无缘无故给自己招惹个抛妻弃子的罪名的,那就只能栽赃,像当初栽赃她给他下药一样,栽赃刘玉仙。

而这时候刘玉仙就跟她显摆说赵文星要给她买手表。

纪茹房立刻明白,赵文星要干的事儿八成跟手表有关。

于是她没再反抗,由着刘玉仙把她拉到跟前儿,像是给她看表,其实就是在警惕着赵文星。

没料到刘玉仙越倒越厉害,最后竟然连徐樱也骂了。

纪茹芳一赌气,就想着干脆不管她了,带徐樱走。

却没料到那姑娘居然会冲出来闹起来。

既然事情已经闹开,纪茹芳觉得但凡刘玉仙还有点儿理智,总该明白了。

谁知道到了刚刚她居然还在怀疑她,还想护着赵文星。

如今看到她被徐樱揭穿的现实打击成这样,心里怎么能好受?

“玉仙,把东西掏出来吧,我给你证明,不是你偷的。”纪茹芳低声说。

刘玉仙一愣,难以置信的看向她问:“你,你为啥要给我证明?我刚刚……”

“别说刚刚了,咱都是女人,都吃一个男人的亏,我现在不帮你,就是助纣为虐帮赵文星,我不会那么干!”纪茹芳冷冷的说。

此时周围的人其实已经听到她们说话了。

有人告诉售货员,售货员立马冲过来质问刘玉仙:“是不是你偷的?我就说你们两口子看过来看过去的闹啥呢?原来是合计着偷百货商店的东西?你们这是盗窃!我要报警,让你俩坐牢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